滚动新闻:
首页 >> 医疗纠纷

杭州万向公园情侣被害案开审受害家庭索赔千

来源: 时间:2019-01-22 18:08:05

杭州万向公园情侣被害案开审 受害家庭索赔千万

法庭上,两凶手流泪忏悔相互推诿两被害人家属要求处凶手极刑并索赔千万清明将至,左力金晶,你们安息,定会还你们公道 本报通讯员 钟法检 丁盛明本报 娄炜栋/文本报 吴煌/摄

王广斌、武凯,2000年11月4日残忍地制造了杭州武林门万向公园情侣被害案的冷血杀手,昨天在法庭上他们都哭了。他们忏悔,说要弥补。

迟到十年的忏悔不能减轻他们的罪恶。追凶十年,在被害人左力、金晶的亲人心中留下无尽悲痛。

轰动一时的万向公园情侣被害案昨天终于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正如一位旁观者所说:“这个清明节,应该可以对左力、金晶有一个交代了。”

昨天上午9点半,中级人民法院一号法庭已经坐满了人,除了长枪短炮的媒体,左力和金晶的亲朋也来了。左力的爷爷拄着拐杖被人搀扶着进来,他看上去身子骨有点弱,耳朵也有点背,要求坐到最前排。旁听家属中有人说,左力妈妈和金晶妈妈都没来。她们还是无法面对这样的场面,不敢触碰惨痛的回忆。

嫌疑人王广斌、武凯的家属也都来了。王广斌的妻子、武凯的姐姐作为民事部分被告代理人也上了法庭。两个可怜的女人一直埋着头,不敢正视死者家属,只是一遍一遍擦着眼泪。

休庭时,她们双双下跪,给死者家属道歉。知情人说,两个凶手都已为人父。

王广斌

是武凯先对女的下了手

王广斌和武凯拖着沉重的脚铐,低头缓缓走上了被告席。

“本身是想弄点钱的,没想到把事情弄大了。”王广斌是这样讲述当年经过的:

2000年11月,武凯和女朋友分了手,让我和他一起来杭州散散心。我们在火车上商量,要是带的钱不够就去抢点。

11月4日晚饭过后,我们在路边一家商店买了一把单刃水果刀和两双白手套,武凯自己身上本来就带着刀。逛到万向公园,武凯去打了个,回来后就一直低头抽烟。

后来有一男一女走过来,二十岁左右。武凯先把那女的推倒在了草坪,后来又把那男的按倒在地。他对那个男的说,只是想要点钱,没有要伤害他的意思。

那个男的确实没有再挣扎,还跟女的说了些南方话,我听出那意思是让她也别动。可是后来男的好像看到了什么,突然挣扎反抗。我到现在才知道,那个男人可能是看到武凯已经用刀子在划他女朋友了。武凯对付完女的后,过来拿刀子往男的胸前和腹部捅了几刀,还不小心把我的左手手臂也弄伤了。

公诉人让王广斌给武凯一个评价,王广斌说:“好强”。

武凯

我没有抢劫,我只是帮忙

“我没有抢劫!我没有拿过他们的和钱物。审讯的时候我把罪都揽下来,只是想痛快点死了,回忆只会让我更痛苦……现在检察官以抢劫罪起诉我,我不能接受,这不仅是对我个人,也是对我家人的侮辱。我宁愿当一个杀人犯也不要被判抢劫,我并不缺钱。”昨天在法庭上,武凯当场推翻了之前的供述:

我从小就是父母的骄傲,家境不错,不想背着抢劫的罪名,那样不管对自己还是对父母都是一种耻辱。

来杭州散心是王广斌提出的,因为他对浙江比较熟悉。其实我们也不是很熟,以前在一起喝过酒。

王广斌有随身带刀的习惯,我那把是因为喜爱收藏带着的,我以前做过导游,来过杭州,我身上带的3000块足够在杭州几天开销了。我从来都没有和王广斌商量过要一起抢劫。

那天晚上,我想打给我女朋友,没找到她,很伤心。我们坐在公园里,我抽了烟,把烟头扔地上,王广斌还骂我“怎么能留下烟头”。

这时,那对情侣就过来了,我看到王广斌对那个男的动了手,下意识的讲朋友义气,我就控制住了那个女的。

后来看到王广斌用刀捅那个男的,我还去阻止,用刀误伤了他。他捅完男的,又来割了女孩几刀。我害怕女的突然会起来抓住我,我也就割了她几刀,为什么会这么做,我真不知道,见鬼似的。

我还记得,那个左力受伤后还喊了女孩一声“燕子”。

公诉人让武凯给王广斌一个评价,武凯说:“冷血,虚伪,残酷”。

公诉人

看完验尸报告大喊“残忍”

两人的互相推诿无法掩盖事实,就是他们残忍地杀害了一对有着美好前程的年轻情侣。公诉人在读到两位死者的验尸报告时,也不禁提高了嗓门。仅左力的验尸报告就读了10多分钟。

左力仅胸口就中了23刀,刀刀用力,深达胸腔,还有颈部。而金晶的颈部不仅伤处刀口深,而且伤痕反复……

公诉人喊到:“极其残忍!对一个女孩子都下此重手!”

不过,武凯的律师坚持认为,武凯应该不是抢劫,而是失恋悲伤,故意杀人。因为他并不缺钱,他是“讲义气”,他是一个“很有武德的人”。

家属

索赔1000万余

昨天法庭,除了刑事部分的审判,还附带民事赔偿审理,左力的爸爸和金晶的爸爸作为家属上庭起诉。他们的代理律师说:“十年了,他们的家人一直没有缓过来,耗费了大量时间精力去寻求一切可能破案的线索,走访有关部门,中年丧子是人生最大的悲剧,这样的痛是这辈子再也无法逆转的。”

“我们要求法庭判处两人死刑并立即执行!”左力父母的代理律师严厉地说到。

“我们也要求法庭判处两人死刑并立即执行!”金晶父母的代理律师也这么说。

两被害人家属各自提出了503.2773万赔偿金。

王广斌说自己有2万积蓄,愿意尽力赔,武凯说自己有80万的债权,可以拿出来赔,还要联系家人尽力赔。左力父母的代理律师表态:“即使赔了钱,我们还是要求判他们死刑。”

昨天,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2000年11月4日晚9点左右,左力和金晶在万向公园双双遇害,一部和若干现金被抢。现场留下了一名凶嫌的血迹。

●之后十年间,杭州警方一直没有放弃侦破这个案子。

●2009年9月,凶嫌之一的王广斌因与人打架被济南警方处理,并留下血样。

●2010年11月1日,济南警方处理前科人员DNA血样时,发现王广斌的血样DNA数据与杭州“2000·11·4”重大杀人案现场嫌犯遗留的血样DNA数据相吻合。

●2010年11月2日,王广斌在济南被抓获,武凯同日被抓。

●2010年11月4日晚,左力、金晶遇害整整十年之后,王广斌、武凯被押解回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