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保险理赔

探秘安徽省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人员悔不当初

来源: 时间:2018-11-24 16:44:25

探秘安徽省强制隔离戒毒所 戒毒人员悔不当初

合肥6月25日电(李涛)“6·26国际禁毒日”前夕,禁毒、戒毒话题再热。笔者走进安徽省戒毒所,与想象中不同,戒毒所内环境干净整洁,各种健身、学习场所齐全。在戒毒所管教干部的安排下,笔者采访了三名戒毒人员。袁木(化名),70后,滁州人。儿子上初一,早已“为人父”。

他似乎比别的吸毒人员要健康。眼神、脸色、行为举止,看来与非吸毒者都没有太大区别。

据了解,他以前是音乐制作人,在杭州开有三家酒吧。生意虽越做越大,但玩心却越来越重,在一次朋友开的派对上,首次接触了大麻。因为和前妻两地分居,感情一直不是很好。前妻为争夺儿子的抚养权,最终举报他吸毒。前妻说:“你回来,咱把协议签了,孩子给你,我不要。”当他跨入家门的时候,迎接他的却是满屋子的警察。他说:“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前妻告诉儿子:‘你爸爸吸毒了,他已经变成了魔鬼。’”说到这,他显得很愤怒。“再怎么样,也不该告诉孩子。”谈到儿子,他又说:“儿子在我被强制戒毒之后,写了一篇作文,题目是《父母离婚了,因为爸爸吸毒》,是孩子的爷爷告诉我的。听到这事,我的心都碎了。”“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与沉淀,出去之后我要以实际行动改变儿子对我的看法。再也不想进来了,我觉得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失去自由。”

姜海(化名),90后,六安人。一脸稚气的他早在两年前就已结婚,已“为人夫”。

面对,他显得有点不好意思。当笔者问及他的情况时,他说:“我以前是一名武警,2010年年底退伍,家里给我安排在防暴大队工作。”稚气未脱的他,没想到居然还是退伍军人。因为是家里的独子,父母过分溺爱,对他很少管束。“第一次吸毒是跟朋友在唱K的时候,因为好奇,觉得好玩,就想试试。”他顿了顿,犹豫了一下。“没想到就上瘾了,每天满脑子就是这些东西,一天不吸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当家人得知他染上毒瘾之后,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想到给他找个老婆的打算,觉得结了婚就好了。“我父母做生意的,家境还好,为了更好的玩耍,吸毒,便辞去了工作,整天不回家。想方设法骗取毒资,问父母要,问老婆要,实在没钱的时候我就跟朋友们蹭。”说到这,他满脸通红,觉得很不好意思。“刚进来的时候我是90多斤,现在130多斤了,这里生活条件还是不错的,身体恢复的挺好。要不是家人把我绑送进来,估计现在离死也不远了。”当笔者问到在戒毒所里的这些日子最想念的人时,他哽咽了一下,说:“现在最想念的就是我老婆,觉得太对不起她了,自从嫁给我,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等我出去后,一定要好好的过日子,不想再让老婆伤心了。”

苗克(化名),80后,淮南人。今年33岁的他,却仍是“为人子”。

他给笔者的感觉是很开朗,健谈,他说:“我二十多岁就在上海与朋友合伙开办了一家办公耗材公司,生意不错,一个月收入大概四五万。”当笔者谈及毒品的时候,他说:“第一次碰那东西(海洛因)是在2004年,父亲去世,因为压力大,心情很糟。朋友安慰我的时候,介绍了海洛因。为了摆脱烦恼,从此踏上了不归路。每个月最少花费2万元购买毒品。”当笔者谈及他的女朋友,他抬头想了想,“我和前女友感情一直很好,但在进来戒毒前分手了。”说到这,他热泪纵横,让笔者不禁唏嘘,深有感触他的孤独与无助。他平息了一下,继续说道:“她说她想结婚了,估计现在已经结婚了吧。”当笔者问道出去之后有什么打算时,他说:“我觉得最对不起的人就是我母亲,还有去世的父亲,出去后尽早的结婚生子,好好的孝敬母亲。”关于是否再吸毒,他没有明确表态。

近年来,毒品的流行日趋严重。相关资料显示,毒品问题进一步呈现向中小城市、农村发展蔓延的趋势。

2012年,全国公安机关共破获毒品刑事案件12.2万起,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13.3万名,缴获海洛因7.3吨、冰毒及片剂16.2吨,同比分别上升19.8%、18.1%、3.1%、13.1%。截至2012年底,全国共发现登记吸毒人员209.8万人,全国新增滥用合成毒品人员21.1万人,同比上升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