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交通事故

记者调查卷心菜流通环节多市价比田间贵10

来源: 时间:2018-11-25 16:46:10

调查卷心菜流通环节多 市价比田间贵10倍

在农贸市场购买的卷心菜比田间地头贵了10倍

编者按: 蔬菜从田间地头的生产到市民餐桌消费,往往要经历4个环节。随着物价的上涨,各环节的花销肯定都要增加,再加上房租等隐性成本的上涨,最终导致高额菜价。

“地里卷心菜才八分,市区的却八九毛,这10倍差距从何而来?唐王镇离济南市区不过半个多小时的车程,为何市区的卷心菜那么贵,而菜农卖出的却这么贱呢?”不少市民存在这样的疑问。昨天,一路追随卷心菜的销售过程,以探求卷心菜身价倍增的原因。 孙姮

昨天一早,再次来唐王镇司家村村头的蔬菜批发市场。看到好几溜装满卷心菜的小车排着队,然而却只有一个大卡车在收菜。“我们一大早把卷心菜从地里刨出来,然后装好车就来村头的市场碰运气。卖相好点的今天收的价格是两毛五,不好的那些就没价了,给钱就卖啊。”村民湛岳大妈告诉。

在和湛大妈说话间,恰巧一位菜农卖完了自己的两车卷心菜,正准备去地里再拉一些过来。“你看这绿油油,又鲜亮又圆的那些,今天卖了两毛五。那些扁扁长长的,每斤也就合一毛三四吧。今天价格不比昨天,又降下来了,听说还要下雨,真着急。这要一下雨,来的车少了,说不定又要降到一毛多,老百姓怎么办吧。”

从村边菜市场收购蔬菜的批发商陶先生给算了笔明细账。这辆车上装的卷心菜的进价平均在一斤两毛左右,整车共计一万斤。这辆卡车百公里16个油,从唐王拉到市区,油费要花70元。司机一个月2000块钱,再加上我们其他两人,如果每天的人工费每人按60块钱元计算,进这批卷心菜就要加上250元。这样每斤的成本就涨到2毛三分钱。

“我们还要加上车日常保养维修和损耗的钱吧,当时买的是辆二手车,也花了七八万。二手车开的年数也少,这辆车撑死了还能用6年,一年合一万多。加上保险费,每天最少合40块钱。再把这40块钱加近菜里,刨除阴雨天不去拉货,全进去又得加一分的利吧。”照陶先生这样计算,卷心菜的成本就到了二毛四分钱。最终,这车卷心菜平均以三毛的价格售出,陶先生每斤的毛利在五六分钱左右。

到了七里堡的卷心菜已经比田间地头贵了大约一毛钱,进七里堡菜市场卸车要花60元,摊位费50元,磅秤费每吨18元。把这些附属费加上,每斤又多了两分的成本。“到我们这一步,就要有损耗了,不摆出来根本没人要。像今天这种天气,这么热,很快就焉了,耗损大约要到十分之一左右。”批发商说。按照这个算法,一共10000斤的卷心菜就缩水到了9000斤,将那1000斤折损算进去,每斤的成本又加了三分钱。于是,三毛进到七里堡菜市场的卷心菜,成本就到了三毛五。

“要算成本,我们一天到晚在这风吹日晒的也得有点功夫钱吧,再加上人员工资,这棚子、菜篮子乱七八糟的东西钱,一斤怎么也得加上五分钱吧。”菜贩子这么说也不无道理,所以卷心菜的成本到了七里堡全部加起来就到了4毛。走访多家摊位,七里堡菜市场当天卷心菜的价格在五毛左右。

从黄台南路往花园小区拐的地方,有个社区农贸市场,在这儿摆摊多年的李大妈从七里堡进了20斤卷心菜。当被问及为何五毛的卷心菜,零售价摇身一变到了一块钱时,李大妈抱怨道说:“我们拿的钱也多,成本在那里放着。”她告诉按照今天这行情也就能卖出十二三斤,长时间放置又要去两三斤的耗损,将这些加进去每斤就到了六毛七分钱。

“我们每个摊点的房租有多有少,合到每一天也不少钱。人工费、包装费、工商管理费、卫生费一加,这一块钱一斤贵吗?总的算来,我每斤也就能赚一毛钱而已。“李大妈表示。走访整个社区农贸市场,发现这里的卷心菜零售价格也都维持在每斤八毛钱以上。“由于进得少,所以只能将价格卖得高。现在,租房,吃饭都很贵,你说,由于这些隐性成本的存在,菜价怎么能便宜?”

蔬菜也该有“最低保护价”

专家建议:农超对接,菜田上保险

都说“菜贵伤民、菜贱伤农”,政府部门也为此采取了很多措施,但“菜贱伤农”的情形,似乎年年都有发生。只有做到了“菜贱少伤农”,甚至是“不伤农”,城市的“菜篮子”才能得到保障。那么,如何才能最大限度减少菜贱的时候对菜农的伤害?采访了农业部门以及相关的农业专家。 朱彩玲

济南市农业局相关人士分析认为,一般来说,蔬菜的市场波动周期非常有规律,一般表现为“菜贱伤农—减少种植—价格升高—扩大种植—菜贱伤农”。比如今年的白菜价格高就有可能会刺激菜农扩大种植面积的积极性,从而导致来年产量增大、价格降低,出现“菜贱伤农”现象。

让更多蔬菜实现农超对接

在今年济南市两会上,济南市农业局局长赵玉海曾表示,“十二五期间济南市计划1/3的地产蔬菜实现农超对接。”

为什么要尽可能多的实现农超对接?济南市农业局相关人士分析说,现在很多的散户菜农,每年被动地等待菜贩子到地头上去收菜,“其实,菜价大部分是被菜贩子从中间提高了,菜农挣得很少,而到了老百姓的菜篮子里,又是高价位的蔬菜。因此来说,压缩中间流通环节,减少层层剥皮,才能让价格降下来,让菜农受益。”

菜农应“抱团”、切忌单打独斗

“现在老百姓种菜跟风很严重,看别人种,他也种,而这种跟风,包括中间商的跟风,造成了这种伤农的情况。”省农科院蔬菜研究所研究员侯丽霞首先给菜农们提了个建议:“现在是信息时代,建议老百姓能经常看看电视、报刊,了解一些目前市场的动态、趋势,千万不能盲目跟风。”而济南市农业局相关人士也认为,除了老百姓的跟风,还必须要学会“抱团”,“希望菜农们不要单打独斗,尽量参加合作社、互助组等经济组织。”

菜田也该有保险

“现在小麦、玉米都有补贴,也就是农业保险,唯独蔬菜这一块还是空白。”省农科院蔬菜研究所研究员侯丽霞告诉,“我觉得,为了保障菜农的利益,菜田也该有保险。”其实,这种“蔬菜保险”今年已经破题。今年1月,上海安信农保公司在国内率先推出 “冬淡青菜成本价格保险”产品,在国内率先探索以市场保险办法解决“菜贱伤农”。

对蔬菜实行“最低保护价”

2008年10月份,济南蔬菜应急保供储备机制正式启动,共确定了16个蔬菜保供基地、3家蔬菜保供市场和2家蔬菜储备单位。

“蔬菜储备制度”思路来源于“国家储备粮制度”,山东农业大学的相关专家在接受采访时认为,可以把“保护价”这一概念从储备粮收购政策中引进到“蔬菜储备制度”中,对菜农的蔬菜也实行“最低保护价”,这样“蔬菜储备制度”将会有效防止“菜贱伤农”。

保证居民吃菜,更要保障菜农卖菜

为了保障市民在遭遇雪灾等异常天气时有菜吃,济南市在十二五期间,将发展50万亩保供菜田,其中包括20万亩应急菜田。

对保供菜田,菜农也有很多话要说。历城区的菜农马光杰说:“如果我们的地规划为保供菜田,我们希望在关键时期,能往市区送菜,保障供应,在日常蔬菜大量上市时间呢?或者是蔬菜价格大跌卖不出去的时间呢?政府也应该保障我们能把菜卖出去。不能只保障城里居民吃菜,不保障我们的利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