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劳动纠纷

四川一77岁老人去世遗体被家属错领火化

来源: 时间:2019-01-24 18:23:13

四川一77岁老人去世 遗体被“家属”错领火化

金堂警方给谢正法家属出具的情况说明

金堂警方给谢正法家属出具的情况说明

事发金堂县赵镇,死者家属找寻20多天后,从中江取回早已入土的骨灰

昨日下午2点多,金堂县清江镇清江路103号哀乐阵阵,谢瑞长一家人守在父亲谢正法的灵堂前,久久不能释怀。去年12月13日下午3点多,在金堂县仁爱医院输完液的谢正法,离开医院“转转”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全家人都以为他“走丢了”,四处寻找之下,却听到了一个无比震惊的消息:谢正法已经去世,而且遗体被其他“家属”领走火化,骨灰已被埋到中江冯店镇。

从中江取回早已入土的骨灰,谢瑞长一家人对此仍不敢相信:“这种事,简直从来没听说过!”与此同时,他们也认为医院对此事负有一定。

疑问一:

错领遗体的保安周顺高,怎会不认识老丈人?

回应:周顺高坦言,“连火化这次,我才见过老丈人3次。到现场后,看到死者身材样貌和他都差不多,就认领了。而且火化时,老丈人还有一个儿子在,他都没有说搞错了,我们做女婿的,难道还说错了么?”

疑问二:

医院前往现场抢救的医生和护士,为何没认出本医院的病人?

回应:仁爱医院业务院长敬长君说,当时去抢救的刘医生和杨护士属于门诊部而非住院部,因此并不认识住院部的病人。另外,在抢救现场,医生和护士的注意力全集中在救人上,对死者的样貌记不住情有可原。

疑问三:

谢正法13日下午死亡,为何有护士说14日早上还见过他?

回应:敬长君说,13日晚值班护士查房时,谢正法的病房门被反锁,没查成,而第二天另一位值班护士听隔壁病友说“见过谢正法”,这才给家属说早上还见过他。

第一幕

父亲医院出走家属四处寻找

谢正法77岁,有心脏病,在金堂仁爱医院治疗已不是首次。

“这次是因为感冒咳嗽才去住院输液的。他身体一直不错,本来马上就要出院,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谢正法的儿媳妇陈良英回忆,去年12月13日下午3点多,一直陪伴父亲住院的母亲回了一趟清江镇,父亲则像平常一样,到医院附近转转。

第二天早上,谢妻再次回到医院时,发现老伴不见踪影。问邻床病友,说是“早上就没有看到”。再问医院护士,护士却说,“早上8点多还看到过。”

面对这种情况,主治医生郑彬让谢妻子回家找。

谢家十几口人立即在赵镇、清江镇等周边寻找,但一直没见到谢正法。在找寻过程中,家属听到一个消息:“13日下午,在金沙公园附近死了一个老头,当时仁爱医院的120救护车曾去抢救,还打过110。”

家属拿着谢正法的照片,去询问当时前去抢救的医生和护士,得到的答复是:“死者身穿蓝色羽绒服,不是家属口中的咖啡色棉袄,不是谢正法。”同时,家属询问金堂县公安局民警,得知“老头的遗体已被家属领走。”

“我们心里当时就觉得父亲肯定没死,说不定就是走丢了。”陈良英说,全家人继续寻找,也希望医院能提供13日晚的监控录像,以便查看父亲是当晚就没回来,还是第二天才走丢的。

第二幕

意外获知死讯中江取回骨灰

今年1月6日,谢正法“走丢”后的第23天,孙女谢世婷到清江镇卫生院输液,谢正法的大儿子谢瑞长也在医院陪护。

在这期间,他们听医生胡代成(音)说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听胡医生说,去年12月11日,金堂县人民医院一个保安的岳父刘福如走丢,13日那天,该保安到金沙公园附近领走了一具尸体,火化后骨灰埋在老家中江。但1月5日那天,金堂云秀(音)救助站通过中江民政局,又将刘福如送回了中江老家。”谢世婷说,当时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那具尸体可能就是谢正法”。

于是,谢家连忙在金堂县人民医院找到名叫周顺高的保安,并赶到骨灰埋葬地中江冯店镇。

“在中江那边,发现还有一双鞋子没被火化,经我妈辨认,就是父亲的。”谢瑞长说,事后他将父亲照片拿给到办案的民警辨认,姓周和姓叶的两位民警也确认,“13日当天的死者就是谢正法”。

1月8日,金堂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向谢正法家属出具了一份《情况说明》,确认谢正法的遗体被错领。随后,谢家与中江刘家对此事进行协商。“他们刘家人当时还说,老人家已经入土为安,要不就安葬在中江,就像认了个干爹一样供起,家人逢年过节过来上个香就行,刘家到时候也会做饭招待。”陈良英说,但谢家最后还是决定把骨灰带回金堂,并将于本月15日再次入土安葬。

第三幕

“家属”错领尸体“反正都差不多”

为何会出现遗体被错领的情况?昨日下午,华西都市报在金堂县人民医院家属区,找到了58岁的保安周顺高。

周顺高叙述了认领遗体的过程:“我老丈人刘福如11日走丢。13日下午,有人跟我说,我老丈人死了。我连忙骑着三轮车赶过去。”周顺高说,到现场后,看到死者穿着“黑色又有点偏绿色”的衣服,身材和老丈人差不多,样貌也差不多,就认领了遗体。

面对谢正法家属“你难道认不到你老丈人”的疑问,周顺高坦言,“连火化这次,我才见过我老丈人3次。反正(他们)都差不多,而且火化时,老丈人还有一个儿子在,他都没有说搞错了,我们做女婿的,难道还说错了么?”

就这样,死者的遗体于去年12月14日下午3点被火化,随后被送回刘福如的老家安葬。

第四幕

家属指责医院院方说大家都有

如今,谢正法的骨灰已回到金堂清江镇。但面对这“不太可能发生”的一幕幕,谢家人认为仁爱医院应该承担一部分。

“为何医院前往现场抢救的医生和护士,没能认出自己医院的病人?另外,住院部的病人当晚不在医院,医院应该及时通知家属。第三,为何有护士说14日早上还见过谢正法?”谢世婷和家人都认为,如果医院及早确定死者身份,就不会发生遗体被错领火化的情况,家人也能见谢正法最后一面。

面对家属的质疑,仁爱医院业务院长敬长君对此一一进行了答复。

“当时去抢救的刘医生和杨护士到现场时,老人已无生命迹象。而这两位医护人员属于门诊部而非住院部的,因此并不认识住院部的病人。另外,在抢救现场,医生和护士的注意力全集中在救人上,对死者的样貌记不住是情有可原的。”敬长君说,谢正法13日下午离开医院时,并没有跟医生和护士打招呼,而住院须知上明确告知家属,“病人住院必须要留陪伴,如擅自离开在医院外出现事故,后果自负。”

面对谢正法的“失踪”,医院方也曾怀疑13日下午去世的死者,有可能是谢正法。敬长君说,“但14日晚上我们给公安局打,得知尸体已被家属领走,所以就没再怀疑。随后几天一直派人到市场、车站等地寻找,印了200多份寻人启事,还在报纸、电视台上登过寻人消息,但一直没有结果。”

敬长君说,至于没有及时通知家属,是因为当晚值班护士查房时,谢正法住的病房门被反锁,没有查成,而第二天另一位值班护士听隔壁病友说“见过谢正法”,这才会给家属传达“谢早上还在医院”的信息。另外,医院的监控设备早在去年6月就已坏掉,所以无法给家属提供监控录像。

事已至此,敬长君认为,要说,大家都有,“家属没有监管好,医院在监管方面确实有一定疏漏,但错领尸体的第三方应该承担主要。”

敬长君说,出于同情,医院可以适当补偿谢正法家人三四千元,但如果家属完全追究医院的,“院方认为有失偏颇。”如果家属怀疑谢正法的死因,完全可以通过医疗事故鉴定,并诉诸于司法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