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拆迁安置

中国新闻周刊副总编因误传金庸去世下课

来源: 时间:2018-08-18 18:00:31

中国周刊副总编因误传“金庸去世”下课

金庸昨晚微博再遭“被去世”金庸听闻:我很淡定

12月6日晚,微博疯传“金庸去世”谣言(本报7日曾报道)。虽然造谣者已难查到,但这条不足60字的微博,却连累了《中国周刊》一名杂志副总、一名站内容总监和一名站。

昨日,早报就此事采访了该刊总秦朗和已辞职的原副总刘新宇。

回放

官方微博传谣

当晚,《中国周刊》在官方微博上转发了“金庸去世”的谣言,并在其人人的公共主页同步更新。该微博拥有30万余名粉丝,其人人主页拥有15万余名好友,这无疑加速了谣言传播。事后,友纷纷指责:“国家级媒体的官方微博不加证实就发布谣言,太无感!”

补救

一天两度道歉

该微博两度道歉:6日21时22分发布第一条致歉声明并删除谣言;11时23分发布第二条致歉声明并称“会积极消除影响。”

围观

友评论不一

一些友和媒体人士认为处罚很合理。中国总助理宋方灿认为:把传言当发的人“不适合在一家需要有公信力的媒体当”。但更多友却觉得处罚过重。《新安晚报》首席“麻辣章鱼”表示:“辞退一个普通,显然有点过分。”

处罚

副总请辞

据悉,该刊微博曾于11月15日发布过夸大事实的NASA。20天内发布2条不实消息,友对此感到失望。

昨日凌晨,《中国周刊》副总刘新宇在微博上发布声明:“我已于今天(7日)辞职。”同时,上也传言:误传谣言的站邓丽虹被辞退,站内容总监汤涌被降级。

昨晚,刘新宇向早报证实了此事。“单位对汤涌的处罚是降级到副总监,并罚款1万元,但汤涌自己提出辞职,据我所知,目前单位还在挽留他。”

访谈

刘新宇

这件事情很严重我应该为此负责

刘新宇对早报表示:这件事情很严重,自己应该承担。

对于出错的原因,刘新宇认为素养不够,单位管理制度上也有疏漏。他说,如果在单位,就会有领导审核,但邓丽虹当时在家,没人要求她加班,单位对此没有明确的制度规定。“不久前,站抢发了连胜文遭枪击一事,效果很好。可能就因为此,便过于强调抢先,而忽略了发布流程,未作核实就草率转发了。”

秦朗《中国周刊》总

真实情况怎样当事人最了解

昨晚,早报采访了该刊总秦朗。

秦朗表示:“真实情况怎样,当事人最了解,也只有当事人最有权利评价事情的严重性。”

对于刘新宇的辞职,他说:“我们尊重他的意愿。”

秦朗还认为,这件事是络媒体发展中遇到的新情况,单位正在总结经验教训,加强制度调整,避免类似情况再度发生。

感受

当事人及同事微博摘录

刘新宇

我会休息一段时间,关心一下粮食蔬菜神马的,然后再战!

汤涌

我很惭愧……不过我没有为这事丧失对微博的信心。

邓丽虹

留之如梦,送之如客。每个人都是无数个错误的累积。

靳颖姝 (微博)(该刊)

有点内疚,如果我在,虹虹发金庸那条消息,会跟我商量,我就不会让她发,事情就不至于这样。我该怎么问她还好不好?她不好我知道。

杨瑞春(该刊执行主编)

感谢今天所有留言的朋友,你们的宽慰和理解是对要走的她,还有更高层的他的无价之宝。

评论

面对谣言,民要学会独立思考

作为媒体,在追求时新性的同时,更要保证消息的真实性,毕竟真实才是的生命和第一价值。微博时代,消息的传播速度越来越快,要制造谣言让人听信也越来越容易。正规的媒体,而且是国家级杂志,消息不经核实就发布出来,这就不能原谅。

作为民,我们也要学会独立思考的能力,不能人云亦云,在消息未得到权威核实之前,尽量别传播。本来在这次闹剧中,只要利用现在最普及的搜索引擎,完全就可以把谣言戳穿。

有友说:“微博传播谣言的能力确实很强,但自我纠错的能力也很强。”《中国周刊》及时的致歉声明,正说明了这一点。——友“书生已死”(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