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拆迁安置

男童走失救助站待半年成干尸男孩之死谁来负

来源: 时间:2018-09-23 19:04:20

男童走失,救助站待半年成“干尸”,男孩之死谁来负责?(图)

4月28日,一则名为《信阳救助站13岁小孩活活饿死尸体成“干尸”》的帖出现后,上铺天盖地的言论已经令人目不暇接。男童走失后,家长报案为何迟迟没有音讯?走失男童为何在救助站待半年成了一具“干尸”?家属哭诉无门,孩子真的是被虐待致死吗?

男童走失被送入救助站

据信阳市民政局社会事务科透露,2014年10 月3日凌晨1点58分,老城派出所民警将走失男童王志强送入市救助站。称:“10月3日零时左右,步行街麦当劳快餐店有人报警称有一名七八岁的男孩找不到家……”。救助站值班人员苏世祥、徐国进为其办理了入站手续。

入站后经救助站工作人员龚志强初步甄别:受助人存在智力障碍,无法进行正常沟通交流,不能提供姓名、年龄、住址等详细信息,目测其年龄为岁左右。因正值国庆节假期,为保证其安全,救助站于当日上午8时50分由工作人员龚志强、高阳将其转送至救助站临时寄养点新天伦老年公寓进行临时安置,蔡正红院长负责接收。

父母报案,未得知任何消息

去年10月4日,王志强父母曾到五星乡派出所报案。老城派出所找到孩子后,未曾帮助寻亲,而是转交给市救助站。同时,救助站接收孩子长达半年,也未曾登报或采用其他方式联系亲属。他们认为市公安部门和救助站工作不到位,希望两方能给予解释,并待事情解决后由政府方面将遗体运回老家息县安葬。

母亲刁秀表示,孩子有严重智障,智商较一般人低下,但是能准确说出父母姓名及家庭住址,对于官方称孩子对这些情况不明,他们也无法接受。

孩子“病逝”,还是虐待致死?

“儿子到底是被饿死的,还是不治而死”这个问题,不仅困扰着孩子父亲王新红,也让关注的友不断质疑。据悉,17岁少年何正果之死也是在家长报警后信息无法共享,导致孩子与父亲错过,最终酿成惨剧。然而,去年因何正果之死被停职的信阳市救助站站长,目前仍然在主持工作。

在救助站期间,王志强被诊断为“营养不良、贫血、急性胃炎、头面部软组织擦挫伤、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等疾病。4月18日因抢救无效,医院宣布临床死亡,并出具死亡证明书。当天下午,救助站按照救助规程将王志强遗体存放于金山殡仪馆。

4 月20日,救助站与信阳社联系,将死亡公告发至《信阳》邮箱。4月22日,《信阳》发布王志强的死亡公告,并附有王志强生前照片。后王志强父母前来认领尸体,家属声称王志强尸体“身体瘦弱,脸部有伤”,认定救助站工作人员虐待其子致死。

其亲属表示,由于王志强经常走失,五星派出所及民权派出所部分民警认识王,在其多次走失后将其护送回家。如今公安局也是联的,为何报警后却无信息反馈?

救助站有何职责和义务?

一旦未成年人走丢并被送到派出所后,在询问家庭地址、父母等无果的情况下,民警依照《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将其送到救助站。《管理办法》第六条规定,救助站对属于救助对象的求助人员,应当及时提供救助,不得拒绝;对不属于救助对象的求助人员,应当说明不予救助的理由。

同时,救助站应当根据受助人员的需要提供食物、住处、帮助与其亲属联系、对在站内突发急病的,及时送医院救治、给予交通费返回住所等救助。

另外,《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第十二条规定,救助站应当根据受助人员的情况确定救助期限,一般不超过10天;因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报上级民政主管部门备案。

那么,孩子在救助站待了长达半年之久,按理说也应该早已报上级民政主管部门备案,为何迟迟没有登报或采取其他方式联系亲属?而是在孩子死后才登上信阳,如果当初早点登报,或许父母早就与孩子享受天伦之乐了,而不是阴阳两隔。

警局是否存在失职

孩子走丢后,其父母便去五星派出所报案,民警告知,现在都是联,有了消息会通知他。然而,父母报案之后,左等右盼却等不来警局的半点消息。所谓的联又到了何种程度,为何老城派出所找到孩子之后,没有在第一时间联系其他地方派出所共享信息,而是直接转交给救助站,使得最佳寻亲时间得以错失。

另外,孩子转交给救助站之后,老城派出所是否有继续寻找孩子亲属,还是放任不管?至少据目前的资料显示,警局将孩子转交救助站之后,在事后跟踪调查寻亲这一块是空白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民警存在一定的失职。

孩子之死尚成谜

关于孩子的死亡,院方和救助站都表示属于临床死亡,但是对于孩子身上的伤却无从解释。家属认为孩子瘦骨如柴, 脸上带着伤痕,可能遭受了虐待导致死亡。倘若孩子真是被虐待致死,那么相关人员则涉嫌不作为的故意杀人罪,而非虐待罪。

目前,我国虐待罪的主体仅限于家庭成员,救助站工作人员与孩子之间不属于家庭成员关系,无法构成虐待罪。若因虐待行为,比如不给饭吃导致孩子饿死,则构成故意杀人罪。

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如今,关于敬老院、养老院,福利院等社会机构工作人员虐待老人、儿童案时有发生 ,而刑法目前却没有相应规定。前些时候媒体曝光的教师虐童事件,也引发了大家对于虐待罪主体范围扩大的思考,或许虐待罪主体不宜仅限于家庭成员。

孩子的监护谁来保障?

父母是孩子的法定监护人,当孩子走失在父母的视线之后,孩子的监护谁来负责?虽然警局有义务帮助孩子找到亲属,救助站有义务救助走失孩子,但是我国法律对于走失孩子的相关救助规定仍显苍白乏力。

一个处理细节上的失误,可能带来的是一个生命的悲剧,引发的是一种社会现象。父母该想想如何好好看护自己的孩子,警方、救助站该考虑如何更高效为走失儿童寻回亲属,整个社会都应该为走失孩子寻亲之路上让道,不要让一场错过变成永久遗憾。()